丝瓜视频18禁色版

宫辰指引方向,冷渊带路。

看起来他们似乎不需要在计划什么,但随着越往深处走,心底总有种不妙的预感,好像很快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一样。

他们先总结一路走来的发现,除了方向难辨,视线受阻以外,他们时而会听到一些细微的动静,但赶过去时什么都没有。

一路上也没有碰到其他队伍。

就好像这迷雾之中,只有他们一队七人一样。

不对劲!这已经是第七天了,岛屿缩小了两次,范围越来越小,他们应该碰到更多的队伍才对。

而且一路走来并未见到任何考验,越发觉得古怪不对劲。

宫辰掐诀对着每个人点了点,加固他们手腕上的空间丝线,保证万一分散开了,他可以最快速度把大家伙集中起来。

镜元摸摸下巴思索道:“咱们得细分一下,以防万一还是两个人挨在一块走。”

“可是咱们有七个人。”

帝陌幽幽说道。

镜元摆手,这不是事!镜元伸手点了点,“帝陌你跟宗一海,沧尘你和宫辰,殷寒和冷渊,我一个人就行!”

梦醒时分爱意朦胧

见大家表情凝重有些不赞同,镜元再次摆手,挑眉语气骄傲得意的说道:“我防御最强了,谁来偷袭我,吃亏的铁定是他!”

闻言大家纷纷回忆起冷幽被镜元按在地上摩擦,揍得那凄惨的模样,大家默了。

偷袭能让镜元吃亏的,好像也就纪桑了吧?

当即他们不再说什么,两个人肩并肩挨着一块走,宫辰仍旧负责指引方向,冷渊带路,镜元走在最后盯着他们的身影,负责纵观局。

但即便他们安排的再缜密谨慎,最终还是出事了。

又走了一个时辰,迷雾越发的浓,时而有飘带似的迷雾从眼前吹过,视线只模糊一瞬,一瞬间都不一样了。

一瞬间,镜元失去了前面六个人的身影,目光一沉,镜元表情冷厉的扫过四周,神识扩散出去,周身威压翻滚,灵力汹涌蓄势待发。

嗖!破空声响,背后有人偷袭!镜元冷哼扭头出手,结果一抬头看见偷袭他的人,镜元愣了愣。

偷袭他的居然是沧尘、帝陌他们!!……帝陌和宗一海并肩走,突然间宗一海扣住帝陌的手,语气急促喊道:“不好!镜元出事了,咱们快去帮他!”

帝陌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宗一海拖进了浓郁迷雾之中……沧尘和宫辰一起,忽然间眼前视野模糊一瞬,他们失去了其他五个人的踪迹。

还不等沧尘寻找,宫辰突然收起手中罗盘,背后一掌偷袭他……殷寒和冷渊这边,他们不仅肩并肩,还偷偷的牵着手。

不过冷渊的袖子大,两人挨得近,有袖摆遮掩看不出他俩在牵手。

但就是手牵手,一瞬间冷渊手里落空,扭头时殷寒已经消失不见,四周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考验来了!冷渊不慌不忙,沉稳冷静的取出魔刀握在身侧,魔神纹催动,冷渊血眸冰冷幽暗的打量四周。

迷雾影响不了冷渊的视线,扫了一圈,冷渊目光越过迷雾中的森林,远远对上了一双藏在迷雾中的猩红双眼。

是谁?

猩红双眼突然消失了,好像那一眼只是冷渊的幻觉。

冷渊皱了皱眉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戒备四周,同时传音呼唤殷寒、镜元他们。

忽然间,一阵风悄悄的接近冷渊后背,冷渊迅速回头,魔刀挥砍向身后。

咔!魔刀被人单手抓住,动弹不得。

冷渊抬头对上一双逼近的猩红双眼,然后冷渊才发现对方带着一张鬼牙面具,根本不知道是谁。

抓住魔刀的一瞬间,恐怖的威压吞没了冷渊,冷渊和魔刀一样完受制于人,动弹不得。

他只能瞪着那双猩红的眼睛,眼神质问他的身份。

噗呲——心口剧痛,冷渊身体颤了颤,缓缓半跪在了地上…………幻魔之境展现在水镜上的画面完不同,他们看到镜元七人互相厮杀,看到殷寒和‘冷渊’突然毫无理智的大打出手。

七人红了眼,都在朝对方下死手。

观赛的人们没有觉得惊奇,心道这肯定是幻魔之境的考验,他们被迷失了心智。

苍九宗众人看得眉头紧皱,龙崽崽也绷起脸,部盯着水镜中的画面眼睛一眨不眨。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是自己人?

墨无越皱了皱眉,金眸中闪过暗芒,刚刚一瞬间,墨无越感觉冷渊的气息弱了一秒。

冷渊和殷寒发誓效忠他,彼此间等同于有契约联系,让墨无越能感知两人生死。

一秒的虚弱,下一瞬恢复生机勃勃,仍旧让墨无越察觉到了。

墨无越看着水镜中‘冷渊’和殷寒厮杀,旗鼓相当,冷渊没理由会诡异的虚弱一秒。

不对劲!墨无越也在传音对君九说,“小九儿,不对劲。”

“不对劲。”

同一时刻,君九低喃出声。

两人心有灵犀,都在一瞬间察觉不对劲。

君九看着水镜中七人还在厮杀的画面,她一边传音给墨无越:“我去看看。”

一边盘腿打坐,君九闭上眼催动她和帝陌的契约,传音问帝陌:“小陌,你们现在做什么?”

“咦?

姐姐!”

突然收到君九的传音,帝陌又惊又喜。

帝陌抬头看着被他一掌拍成飞灰的宗一海,撇了撇嘴说道:“有点小情况,不过我解决了!现在我打算去找宗一海他们会合,姐姐你放心,我们没事的!”

“小陌,立即会合,然后看看冷渊是什么情况。”

君九说道。

帝陌一口答应,他立马将灵力输入手腕上的空间丝线,不多时丝线冒起光芒,迷雾中走过来几个人。

再见镜元、沧尘他们,都动了手,周身气势凌厉逼人。

他们都察觉出自己陷入了幻象,还好有空间丝线可以会和,可以辨认真假。

最后六个人齐了,只有冷渊不见踪影。

殷寒立马要动身去找冷渊,宫辰急忙拦住他,“冷渊身上有我的空间丝线,我来找最快,你们跟我走!”

殷寒身上冒着寒气,冻得大家都往边上挪了几步。

宫辰立马催动空间丝线要去找冷渊,但就在这时,冷渊自己回来了。

他从迷雾中走出,脸色些许苍白,眼神有些茫然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