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6app有容乃大

苏劫心中大笑道:“你们是不知赵幽连自己姐妹都撕,何况这些他国的姐妹!宽仁从何而来?”

不过口中却道:“赵幽公主除了辞赋,琴瑟之外,也就是有些好酒,当然,我秦女豪杰之女,皆是如此,大王今日若是不让赵幽饮酒尽兴,就是大王不疼惜赵幽了啊,我秦国可就不愿意了。”

熊完一愣,顿时笑道:“放心放心,寡人这里什么好酒都有,只要公主日后想饮酒,寡人命人准备最好的佳酿,包管公主尽兴。”

苏劫顿时点头道:“甚好,甚好。”

赵幽浑身一颤,看着苏劫,两眼发光,似乎在说:“太傅,我不会喝酒啊。”

苏劫顿时温怒道:“看什么,听话!”

赵幽这才幽幽点头。

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熊完望了一眼众臣,道:“你们各个都是我楚国的肱骨,怎么能失了礼数,公主远来是客,你等都去敬寡人的公主,不可让公主失望!”

都是寡人的公主了。

可想熊完对赵幽的喜爱。

顿时一个个有序的开始笑脸走了过来。

妩媚古装琵琶女美艳动人

陈闯等人一看,小声,道:“好家伙,不用我等动手了。”

赵虔道:“大王只让诸位敬秦公主,我等还要对付苏劫。”

“不错,行宫里没有问题,就等今晚了。”

“上,弄死这苏劫。”

赵幽缅甸的将面前的酒樽斟满,第一个来的是此前那个舞剑的老将,此人一来道:“臣项燕,见过秦公主,公主的琴艺,天下一绝,日后,还需公主多多教授。”

赵幽道:“不敢!”

赵幽一副男子的模样,两手行了一个稽首,然后和项燕一同饮完樽中之酒。

看着赵幽豪迈的模样,项燕更是两眼放光,心中也是颇为欢喜。

不似楚国女子,喝个酒,扭捏个半天,一点都不爽快。

苏劫听到来自报了姓名,心中翻起骇浪。

就是项燕,武安君项燕,大败了李信二十万秦军,让秦国损兵折将,一役杀了齐国七大都尉!

若不是王翦亲率,让项燕轻敌,恐怕楚国还不是那么容易灭的。

在如何衰落,也有接近百万大军。

所以,不管是历史上,还是现在的苏劫,都是在想办法,缓缓蚕食楚国,否则,秦国就是真的举国之兵,也攻不下来。

而且,项燕的孙子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项羽!

推翻了秦国,烧了咸阳宫的项羽。

苏劫想到这里,顿时留了心眼,此人可不好糊弄啊。

项燕也走到了苏劫面前,便换成了一副郑重之色,直接将苏劫的酒盏斟满了自己的酒樽,才道:“今日亲见秦侯,当真名不虚传,本将对武侯威名也是多有耳闻,此酒敬你。”

苏劫笑道:“将军之名,本侯亦是久仰,今日得见风采,三生有幸,敬项将军。”

二人一饮而尽。

项燕这才离去。

二人眼神触碰,皆有一丝光亮。

随后,春申君黄歇,左右尹,莫敖等各贵族,都纷纷挨个来到了赵幽的面前,诉说一番钦佩的客套之言,在细细打量了这即将成为楚国王妃的秦国女子,各自都是饮了一樽,顺带还将苏劫给带了进去。

毕竟苏劫就坐在公主一边,还是堂堂的秦侯,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

顿时,列国使臣内心大喜!

在场的可有上百人。

即便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也够赵幽喝一壶了。

苏劫此时都有些上头了,看着赵幽,依旧那副用手轻轻拍了拍额头,面色微微发红,多出几分娇艳。

苏劫问道:“公主可还好。”

赵幽立刻娇艳着脸颊,轻轻说道:“赵幽不胜酒力,再喝就真的醉了。”

苏劫眉目一皱,心道:“好家伙,这能喝啊。”

顿时道:“公主万万不可失了礼数,今日一定要多喝一点!”

赵幽不疑有他,道:“赵幽听太傅的。”

陈闯等人的目光一刻都没从苏劫和赵幽脸上移开过,道:“差一点,就差一点,本君不会看错的。”

眼看敬酒的人都少了。

他三人怎会放弃。

顿时赵虔一拍大腿,举起一大盏酒,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来到赵幽面前,道:“公主今日可还尽兴?”

赵幽盯着赵虔手里的酒盏,吞了吞口水,道:“尽兴尽兴。”

赵虔笑道:“时才,敬公主的人太多,在下其实也对公主极是钦佩!”

赵幽脸蛋微微一红道:“你有多钦佩?”

赵虔一愣,怎么秦国的公主是如此这般?不疑有他,道:“在下对公主的钦佩就如这盏酒,本君就用这酒表达对公主的钦佩,不知公主可否赏脸啊?”

赵幽的脑袋顿时连连点头。

一时间。

众人若有兴趣的看了过来。

赵虔心中冷笑,忽然从身后又拿出一大盏,还一口未饮的那种,道:‘既然如此,为了表达我对公主的钦佩,那我们二人就用盏带瓮如何?’

苏劫愣神!!

眼睛都瞪大了。

“玩大了吧!”

赵幽撇过头,道:“这不好吧。”

赵虔顿时道:“只有这一盏酒才能代表本君的钦佩,公主若是想换酒樽,恐怕不能尽兴啊。”

赵幽叹了一口气,道:“那好吧。”

随后,赵幽直接耍起了衣袖。

直接抱着酒盏,在众人长大了嘴巴的注视下,和赵虔直接将酒盏里的酒直接倒了下去。

期间连口气都没换。

赵虔狼吞虎咽,为了让赵幽多喝一点,也是拼命的往嘴里灌。

满堂惊愕。

陈闯和杨鹤二人也是傻眼了。

赵幽面红,两眼迷离,貌美的妆容,精致的五官,在配合这饮酒豪迈的风采,别说是楚国人,就苏劫都惊呆了。

赵虔一阵咳嗽。

直接将手中的酒盏摔在地上,整个人晕晕乎乎都站不稳了,他看了看依旧一脸殷红,貌似有些羞怯的赵幽,道:“你,你,你的酒呢?”

没等赵幽回话。

顿时倒了下去。

此时,赵幽忽然坐了下来,两手拍了拍了额头。

自言自语的道:“喝不得了,喝不得了!”

因为苏劫坐在她旁边,明显的看到赵幽低着脑袋,舌头还在嘴唇上舔了两下。

熊完等人也是惊呆了。

苏劫也吓到了,这还了得。

整个大堂都笑了起来道:“公主当真海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