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视频无限免费看

.

朝歌城。

姜尚住处里。

当云中子和姜尚回来后,两人皆是对视一眼,各自看出各自眼神的里那一抹诧异之色。

当然。

也很后怕。

毕竟,他们方才所经历的一切。

都是那么神奇,是那么可怕无比,稍不注意他们都没有机会回来了。

还好运道好,此去江府并没有错。

那青莲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

否则,他们就别想着回来了。

根本不可能的事。

缤纷甜心的萌装睡衣十分可人

姜尚率先说道:“师兄,这种事今后千万不要有了,否则……”

那后果难料。

万一阴沟里翻船,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自然是不划算的。

也是不值得的。

“师弟你说得对。”

云中子忍不住点点头,“此前是我大意了,是我太着急了。

今日,我们所遇到的那位前辈,只怕就是三界内传说的第七位圣人。”

姜尚:“……”

他有些惊呆了。

忍不住再次问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说,那青公子是一位圣人?”

这就令他目瞪口呆起来了。

太震撼了。

这小子也太可怕了。

着实没有想到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公子居然是圣人。

那样的话……

嘶!

另外两人岂不是也恐怖。

这些想法还没有来得及跟云中子说,毕竟这里面有很多道道。

说不清,道不明。

实在是太难了。

一时间。

姜尚继续问道:“师兄,那位公子是圣人的事实,你能不能确定啊?”

若不能确定的话,他们岂不是等于白高兴一场。

可若是能确定,那意义又不一样了。

闻言。

云中子却摇摇头,“不确定,但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即使他不是圣人,也有着圣人那般修为境界。”

那样的强者,是前辈,是高人。

不能得罪的。

“啊?”

姜尚一愣,“原来真的是高人啊。”

以前倒是没有注意,现在回想起来……

自己当初把他们当成凡人,甚至当成妖魔,实在是不应该。

现在回想起来,犹如在鬼门关里走一遭。

让他满脸抽搐起来,“早知如此,当初我也应该好好表现一番,然后抱大腿啊。”

这么大一只大腿不抱。

自己就是个傻子。

可现在后悔好像也来不及了。

也没有机会了。

今天青公子的表态,就足以说明一切。

他们好像被拉入黑名单了。

这……

就很尴尬啊。

“师弟,你在想什么呢?”

云中子拍拍姜尚,“莫要多想,这一趟虽然危险点,但我们也不是没有收获。

至少,我们还活着。

这就是最好的。”

“是啊,我们都还活着。”

姜尚嘴角抽搐一番,旋即问道:“师兄,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可有什么打算吗?

是回去,还是有别的想法?”

闻言。

云中子沉吟片刻,他道:“我打算回终南山去,老师那边……

还是暂且不要告诉他吧。

那位前辈毕竟是一尊圣人,我们也答应过人家,不得把消息透露出去。”

“那好吧。”

姜尚点点头,“如此,师弟我就不留师兄你了,朝歌太危险了。”

昆仑山。

玉虚宫里。

原始天尊:“……”

他嘴角也抽搐起来,时常关注着姜尚行踪的原始天尊,一脸怪异。

云中子和姜尚的对话,他自然听到了。

也开始掐算起那所谓的江府来。

但什么也没发现。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一样。

令他错愕、诧异,也惊骇不已。

天地间。

特别是在朝歌城内,何时多了这么一个地啊。

竟连他这样的天道圣人都不能算到,“莫非真如那云中子所言一般,他就是传说中的第七位圣人吗?”

如果真的是,那对三界现在的格局,以及后续的封神量劫等等。

只怕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吧。

这并不是好事。

他目光闪闪着神异的光辉来,眼神里的不解之意更加明显了。

他甚至没搞明白。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不对。”

突然间,原始天尊又摇摇头起来,“如果这天地间真的有第七位圣人出现的话,我们这些圣人应该是第一批发现的人。

可事实证明,若非姜尚和云中子偶然遇到,只怕我们都不清楚。”

一直未能想明白这些。

如果说有新的圣人出现,即便是他们没有发现,紫霄宫里的那位道祖也会发现。

如果道祖有发现,绝对会告知他们。

毕竟……

那新诞生的圣人,绝对不是鸿钧道祖门下。

泾渭分明。

事实上。

他们没有发现异常,鸿钧道祖也没有消息传来。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姜尚和云中子遇到的要么是一个特殊存在,可以掩盖一切。

要么就真的是大能者。

足以比肩圣人的那种存在。

原始天尊可是清楚得很,在混沌中还有一位大佬,叫做杨眉老祖,据说也已经证道了。

这位杨眉老祖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存在。

连鸿钧道祖都能战胜。

“说不定就是那位老祖了。”

原始天尊暗暗地想着,“如果是他老人家在朝歌城里,只怕也想谋划封神这一趟神仙杀劫啊。”

是好还是坏,原始天尊暂时不清楚。

但他心里清楚得很,既然出现了。

就一定会产生影响。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都会有。

“本座得去看看。”

原始天尊心里想着,“不管他是特殊的存在也好,还是真的是第七位圣人也罢。

又或者,是那杨眉老祖,或者是如同杨眉老祖那样的存在。

本座都要去看看才行。

免得叫人坏了这场神仙杀劫了,反倒不好。”

如此情形下。

他的面庞一脸平静不已。

其实,他的内心是很正常的。

也是很怪异的,如果对方真的有着堪比圣人那般强大的实力。

那他原始天尊又该如何自处呢。

神仙杀劫,便是这场封神量劫。

他想以阐教为主导,以人间为根本,度过这场劫数。

但……

江府的出现,让原始天尊觉得怪怪的。

有种莫明奇妙的感觉来,“虽然云中子和姜尚都没有跟本座说。

那两个家伙的胳膊竟然往外拐了。

真是……”

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原始天尊心里并不好受。

虽然他们也是秉承着诚实守信的原则,是有礼数的代表。

但世人都有一个亲疏远近。

这对修道者来说,同样适用啊。

偏偏不一样。

不对劲。

与自己所想的不一样。

“等回头再去教训他们。”

原始天尊心里如此地想着,旋即念动间,周身一闪,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玉虚宫内。

等他原始天尊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到朝歌城了。

转眼间。

天地任何地方都可去。

这就是圣人。

无视距离,也无视仙凡之别。

时冬季未过。

原始天尊走在那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有些怪异的神色,“多年未下得凡间,没想到这凡间的风雪竟如此寒冷。”

身为圣人。

他倒是不怕冷。

但却能感觉到这凡间风雪的厉害,也能感受到那可怕的温度。

若是一般的凡人,不被冻死简直就是个奇迹。

一开始。

原始天尊本是想直接去江府。

打算探个究竟。

但想到姜尚还在这朝歌城中,便想让姜尚引路,他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姜尚家门前。

淡淡地推开门。

正好看到马氏训斥姜尚的一幕。

顿时满头黑线涌上来。

他心道:“我原始怎会收这么个弟子啊,真是将我一世的英名都毁于一旦了。”

胆小怕事,还怕媳妇。

最重要的是,无能。

赚不到钱不说,姜尚给他的感觉就是无头苍蝇,正在乱转着。

这家伙明显与自己不是一路人。

亏得自己还以圣人的身份,公开收他姜尚姜子牙为徒,现在看起来,简直丢人现眼啊。

实在是不划算。

也实在是有些阴沉难休止。

“姜尚,你在做什么?”

原始天尊淡淡的声音,不怒自威,空旷地在姜尚的家中响彻起来。

而原本正想反驳马氏一番的姜尚,却有些懵住了。

“谁来了?”

他喊一声,朝着外面询问起来。

听那声音的时候,他觉得有点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了。

好像很熟悉。

听过。

绝对是听过。

但他却忘记在哪里听过了。

“姜尚,还不过来请安?”

见半天没有动静,原始天尊怒得不行,“好一个姜尚,这小子是傻子吗?”

真是一块顽石。

难以雕琢成美玉。

他原始天尊都亲自开口了。

可现在呢。

居然没有见到姜尚过来,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毫无踪影,也毫无身形现身。

屋内。

马氏对姜尚吼道:“外头有人叫你,你还不出去看看?

说不定又是你哪个师兄弟来了。

就知道蹭饭,也不留点钱财……”

姜尚:“……”

马氏的彪悍,让姜尚一阵郁闷。

这才想起外头还有一个人叫喊着,但让他比较气的是,对方居然敢叫自己去请安。

有这么叫人的嘛。

这怕是仇人才对吧。

想到这里后,姜尚便怒气冲冲地冲出去,准备看看是哪个家伙这般没眼力。

可当他仔细瞧着时,才恍然地发现是原始天尊。

是他姜尚的老师。

更是一位天道圣人,高高在上的那种。

以前,他都是在玉虚宫里看到。

一年到头来,平均一次都没有见到过。

现在,原始天尊居然也下凡尘来了。

这让姜尚觉得很奇怪。

但见原始天尊面色古怪,表情诧异,他就忍不住连滚带爬过去,“老师,您……您怎么来了?”

“怎么,本座就不能来吗?”

原始天尊没好气地说道:“你姜尚自从下昆仑山后,倒是过得逍遥自在啊。

都快忘记师门了吧。”

“啊?”

姜尚顿时吓得不轻,连忙道:“老师赎罪,弟子万万没有这个心,更没有这个胆子啊。

老师,您老人家要下凡尘来,也不跟我说一声,也好让弟子准备一番啊。”

现在,他这家对比玉虚宫的话,只能说是寒舍。

“哼!”

原始天尊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你能准备什么,你拿什么准备?”

在凡俗都过得穷困潦倒,还能准备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