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下载免费版玉米系统

这一日史可法带着朱慈烺在朱孔训的陪伴下游走各处军营整顿军务,衙门里三法司官员继续接待前来自首的本地官员,太原城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还在继续,受压迫的老百姓们涌向衙门踊跃检举……

大南门的城墙上常宇和朱芷娥裹着厚厚的棉袍,望着城外风光缓步而行,两人都没说话,但心里都是无尽的感慨。

午时两人也没回王府而是在城中随便找了家酒楼点了几个小菜,临窗小酌,一副岁月静好的要样子。

待到傍晚时王府的人寻来,告知宣大总督蔡懋德和周遇吉回城了就在晋王府相候,常宇这才急急回去。

原本的太原巡抚蔡懋德现在已是宣大总督,三关总兵周遇吉如今也是平西伯了,这两人同常宇关系最为亲近,亦师亦友同生共死过,太原之所以能在贼军数十万大军的猛攻下保全靠的就是他们这组铁三角。

已年近六十的蔡懋德比之年初时更显沧桑,看的常宇揪心,这才是为国为民的好官,太原大战之后奔波各处安抚百姓,日夜操劳。

再看周遇吉也是一脸风霜,这个转战千里勤王的大明虎将是常宇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此时相见道不尽的欢喜,说不完的话。

晚间晋王设宴,没有多余的人,铁三角加上史可法边吃边聊话题不离政务军务,却都是朱审烜没兴趣的事也插不上嘴,感觉自己相当的多余。

夜深席散,朱审烜回去歇息了,蔡懋德和周遇吉便又到常宇的别院里继续喝茶议事,先前在饭桌上话题多围绕民生及一般军务,现在他们要讨论的是收复西安的战备工作。

原计划中常宇是要在铲平长江流域白旺部后在秋后直接挥师西渡黄河收复西安,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终因粮草后勤不济而延后,但其亦早早完成了兵马调动,只待时机。

眼下,李岩部驻防黄河岸边的蒲州(今永济),刘文炳,张庆臻卫时春驻防开封,吴三桂,马科吴惟英驻防洛阳,高杰在徐州休整,刘良佐在庐州,只待一声令下便可直接开拔前线。

而太原的周遇吉则是常宇最早布的局,早在他南下清剿白旺时,便令周遇吉回太原做进攻西安的准备。

犹如初恋般的纯情妹子

周遇吉回太原后一边整顿军务,同时遣出大批暗探渡黄河西去侦察收集贼军部署情报并在前不久同李岩也取得联系,情报共享将贼军在黄河对岸的部署摸查的七七八八。

李自成在保定府吃了一场打败仗然后被高杰和刘泽清以及刘良佐三人千里追击狼狈逃回黄河对岸,看似如同丧家犬吃了大亏一般,实则其在战略上取得了预料那般的胜利。

其最初东征并不是真的要推翻崇祯政权,那个时候他自己都不相信可以做到,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大话都是为了蛊惑人心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其真正目的只是为了稳固西安政权,将战火外移吸引朝廷的火力为西安的稳固赢得时间。

这一点他做到了,其兵分两路数月之间先犯太原受挫然后合二为一东进北上打到保定府,这一番折腾确实消耗了朝廷太多的兵力和物资,使得短时间无力收复西安。

另一点,其也趁机做到了去芜存菁精兵简政,历史上李自成东征渡黄河后已是身不由己,裹挟的那些百姓一方面成为了他的炮灰另一方面也成了累赘,身上的雪球越滚越大使得他想停都停不下来了只能硬着头皮杀往京城。

而这数月几场大战下来,看似他损兵折将败的一塌糊涂,实则仔细看来,打掉的不过他外边的那些乌合之众,余下的都是真正的精锐,这都得感谢常宇做好事不留名啊帮他将外边的那些累赘给清理了,当然了若说没割到肉伤到骨头也不可能,李岩,郝摇旗等大将反水,还有几个死的死抓的抓,特别是小闯王李来亨被常宇给弄死了,当真是恨的咬牙切齿。

私怨要报,大局更为重要,李自成退走之后他知道那个该死的小太监不会善罢甘休,必然会调兵遣将乘胜进攻西安,那当口他压力倍增,毕竟几场大战下来在小太监手下就没占到什么便宜,若其挥师打来的话……一时长安草木皆兵,但幸运的是这个时候关外的鞑子入关,长江的白旺又闹的凶,让小太监无暇于他,自是让李自成开心的笑上好几天,要趁这段时间把家里的事捋一捋再做好防务准备,而其与手下诸将也乐观的认为,年前朝廷是无力进攻西安了,不是不想,是真的有心无力!

但李自成也丝毫没放松黄河西畔的防务,特别是在月前得到消息,白旺部被清剿的渣都不剩,官兵分批西进,开封,洛阳,永济,皆有大军驻防,这明显就是剑指西安。

李自成立刻做出相应部署,自北边的榆林向南到延安,黄龙,同州(今大荔县),潼关,沿着黄河布下一道防线,特别是在永济对岸的蒲城和同州还有黄河拐弯地方的潼关布下重兵防守后边的西安。

只要年前不进攻,待明年我喘过气来,再想打进来门都没有!

这个局面常宇自然也清楚,如今是李自成最疲弱的时候,刚挨过揍伤没好,西南荆襄要地现如今又被左良玉给拖住,正是打他的好时机。

可惜呀!

现如今同样也是朝廷最无力的时候!

朝廷用最后一口气挺住了这半年的天灾兵祸,再也无力其他了!

对于常宇来说无力乘胜追击是无比的遗憾,却也只能罢了。

大堂上,史可法,周遇吉,蔡懋德几人围在一张桌子跟前,上边铺着一张地图,敌我双方在黄河两岸的部署图:“虽然让他喘了口气,咱们何尝不也是歇足了劲”说着在蒲州那一点:“声东击西如何?”

周遇吉的指头落在潼关:“直入虎穴!”

两人看似随意一句便基本定了进攻西安的调调,至于之后的细节问题还要根据随后情报不时做出调整,之后待诸将汇合再议拍板。

“咱家已向朝廷提前请了功,第一个打进西安的封王封侯!”

蔡懋德几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朝廷给的筹码不小啊,眼神忍不住看向周遇吉,忍不住打趣道:“平西伯的伯爵府尚未建好,可能就要改建后府或王府了”。

周遇吉苦笑摇头:“老大人莫取笑本将了,督公大人手下猛将如云,这好事未必轮得到本将呀”。

“机会是公平的”常宇淡淡一笑:“咱家作保,朝廷言而有信,决不食言!”

“听说贼将王体中被封了爵可是真的?”蔡懋德突然想起这个传闻,他公务之余比较关注时政,加上其他和常宇交好,在太原的锦衣卫和番子也会主动给他透露些最新时政,所以朝廷犒赏南下剿匪大军的事他也听闻了,且比较详细。

常宇点了头:“咱家和朝廷岂能失信于人”。

蔡懋德苦笑摇头,很显然在他这种传统的文官心里是极度瞧不起王体中这种人的,明明是个贼头子,就因为临阵反水就能被封爵,这就好比好人千辛万苦难成正果,为啥坏人放下屠刀就能成佛,多少根正苗红的将领终一生难及的事,他尼玛一个贼头子反水就能行!

看不起归看不起,抱怨归抱怨,以蔡懋德的心思岂能不知朝廷此举深意,千金买马骨罢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若朝廷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自然不会将姿态放这么低,买你妈的马骨,谁不服,谁敢反直接发兵打,打到你叫妈妈!

“诸位可曾想过,若那兵临西安城下时闯贼若是降了当如何?朝廷会不会也给他个大官甚至封爵”。说闲话时史可法突然好奇问道。

蔡懋德和周遇吉的目光立刻看向常宇。

“会”常宇不假思索:“但也活不长了”。

几人顿时笑了。

夜虽深了,但几人并无睡意,话题也停不下来,堂上火炉热气腾腾,茶香袅袅,一个随侍太监在旁边帮着端茶倒水,周遇吉不经意撇了一眼,突的一怔又瞧了一眼,咦?旁边的史可法的嘴角若隐若现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周遇吉是见过太子的,先前和常宇聊军务太过投入根本没在意,此时越看这人越有些面熟,而且开始刻意回避他的眼神。

“你……”周遇吉刚想问个清楚,旁边的常宇拽了他一把:“平西伯,这茶如何?乃咱家从宫里头带来的,明儿给你取些,蔡大人也有份”。

蔡懋德是喜茶之人闻言连连道谢,而周遇吉也不傻听出了玄外之音,常宇不担心周遇吉识破朱慈烺的身份,只是不想让他在这里点破,毕竟蔡懋德是个文官又是宣大总督,若知太子身份会带来诸多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