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搞人的软件

而这些天,挫败于楚凡之手的成其海,却是像丧家之犬般闭门不出。

相比外界沸沸扬扬的传闻,身为事件主角的楚凡,没了成其海的骚扰,这段时日倒是颇为轻松。

与以往一般。

藏书楼内。

楚凡已将藏书楼一楼的各种奇闻异志录以及医学经典翻完,始终是一无所获。

“唉……”

背着双手,楚凡踏上了藏书楼二楼。

如今,他亦是有了紫晶卡,里面加起来有好几万的贡献值。

那一日在比武台时,楚凡灵机一动,让沈圆圆这厮帮他操作。

结果胖子还真不负他期望,帮他白挣了三万六千的贡献值。

此战之后,楚凡坐地分赃,亦是给了沈圆圆以及田玉儿、韩秀烟几千贡献值,以便让他们日常开销。

毕竟外府弟子是相当苦逼的,稷下学宫每月只会送这些外府弟子一百贡献值,就够沈圆圆吃几次大餐。

清纯美女简单T恤穿出不一样的美

藏书楼二楼。

通过在典籍中寻找蛛丝马迹,来解决丹田中异种能量的的想法,看来是彻底破产了。

之所以到二楼来,楚凡是要见识见识昆墟界的顶尖功法,毕竟他已有九转神魔诀,再转修其他功法自然是不现实的。

花了一两千贡献值,走马观花看了十余本功法秘籍之后,楚凡飘然而去。

看起来,昆墟界流传的功法秘籍,确实与地球修行界的功法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证实了心中的想法之后,楚凡当然不再浪费贡献值。

要知道,几万贡献值不少了,只要在贡献堂拿出贡献值发布任务,他需要用来炼丹的罕见灵植,自然有稷下学宫的弟子热心寻找。

毕竟他自己一个人寻找不同灵植,再给龙歧山送过去,也是分身乏术。

有了贡献值,他就可以让稷下学宫弟子当他的工具人。

“丹田之中的异种能量,是到了必须化解的地步了,再拖下去,只怕会伤及根基……”楚凡漫步在山道之中。

出了藏书楼,原本只是在思索的楚凡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正往问道山绝巅,清林小筑的方向而行。

摇了摇头,楚凡哑然失笑:“算了,明日撞过钟后,再问夫子吧,隐瞒此事,反而是得不偿失。”

他能感觉出,夫子对他并无恶意,而且旁观过幻境的夫子,多半也是知道他的秘密。

四大学宫已经是昆墟界最顶层的势力,楚凡再无途径自己摸索,不如坦然告知夫子,看看这等深不可测的存在,在这方面有没有解决之道。

这个时辰,夫子多半在竹榻上高卧,不便打扰。

转头回归阁楼,一夜养精蓄锐。

第二日,登上绝巅,敲过了三声问道钟,楚凡踏入了清林小筑的大门。

一如往常,林青云在后院扫地,而夫子亦是在池塘边垂钓。

先与林青云打了招呼后,楚凡走到夫子身边一躬身,行礼道:“弟子见过老师。”

“嘘……别惊扰了湖里的小东西!”

夫子半睁眼,打量了一眼楚凡道。

似乎已经习惯了夫子的行为举止,楚凡站在一旁只是说道:

“弟子有一事困扰,恳求老师能够为我解惑。”

“说说看……”

一旁,夫子的声音传来。

“老师,我的丹田之中,有一股异种能量在作祟,即使我运转周天,用灵力压制,亦是无法将这股能量消除,若是继续下去,我怕丹田会出问题,伤及根基。”

楚凡开门见山,把自己丹田内的隐患直接说了出来。

林青云抓着扫帚,神色有异。

哪怕他知道自己的小师弟相当神秘,但异种能量可不是那么容易沾染上的,就算是他,也得极为头疼。

夫子听着楚凡的话语,似乎并不觉意外。

微微颌首时,手中青竹竿一摇,前方的浓雾中,一头锦鲤露出头来,在钓钩处拼命挣扎着。

“哈哈,运气不错。”

夫子开心的收着鱼竿,突然想起楚凡还在等着他的解答,便伸手指向斜下方,好像有一片海市蜃楼的地方。

楚凡已经和一众新生,在入学大比的那一日,就参观过那一片海市蜃楼深处的火灵地塔。

“那个地方或许能够解决的问题。”

听到夫子的话语,林青云却是大为震惊,在他眼中,楚凡纵使有些不凡,但作为一个新人,直接去火灵地塔,也是太过冒险。

火灵地塔的深处,可是内府精英都承受不住。

“老师,指的是火灵地塔?”

楚凡疑惑之余,眼神中却是带着几分期待和兴奋。

夫子断不可能诓他。

说明这异种能量,的确有解决的办法。

“去了不就知道了。”

夫子也不多言,玩味一笑,食指朝楚凡隔空一点,一股无形的力量,霎时冲进楚凡体内,根本无从抵御。

楚凡有些吃惊,只是他也知道夫子不会害他,自然是听之任之。

几乎就是一息之间,楚凡能够感觉到,丹田内的灵力像是冻结住了一样,而悬浮于丹田中那一颗白色的先天灵气晶核,亦是被彻底禁锢。

除了肉身血气,楚凡与普通人无异。

这,是让自己封禁修为前去火灵地塔?

“带他过去吧。”

点了这一指之后,夫子向林青云示意一番,自顾自又开始了垂钓。

“是,老师。”

林青云心中虽有疑惑,不过却也应了一声。

“既然如此,弟子先去了。”

楚凡也躬身退下。

楚凡被夫子封禁了灵力,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林青云当然是陪他轻步而行。

“大师兄,二师兄!”

……

两人前往火灵地塔的路上,路遇的稷下学宫学子,倒是有不少人对二人颇为恭敬,当然,也有少数老生并不理睬楚凡。

在比武台的挑战过后,众多稷下学宫学子分化严重,有对楚凡已经认可的,也有对楚凡还不认可的。

楚凡早已见怪不怪,神色自若。

一路上都是这等状况,林青云倒是有些吃惊,对楚凡笑道:“想不到小师弟这么快便取得了那么多同门的认可,倒是让我有些意外,如此也好,有了这等人缘,日后外出历练时倒也方便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