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本蝴蝶影院

涂山!

苦情树下!

涂山雅雅目不转睛地看着苦情树,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

“姐姐!”

涂山容容回到涂山后,马上找到涂山雅雅,淡然地说道:“苏苏身边出现了陌生的狐妖,不是我们涂山的,也不是西西域的。”

“容容,你有什么想法?”

涂山雅雅问道。

“我是来问姐姐的,怎么姐姐反倒问起我来了?”涂山容容眯着眼睛,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事实也是如此。

眯眯眼都是怪物。

“你先说。”涂山雅雅说道。

“好的,姐姐,我的意见是不用去管。”涂山容容说道。

清纯美女清澈秋意写真

“不用管?”涂山雅雅疑惑道。

“对,不用管,她只是普通的狐妖,我没看出她有伤害小妹的意思,所以……我们暂时不用去管她,只要看好小妹就行了。”涂山容容说道。

“就照你说的去做吧。”涂山雅雅说道。

“姐姐,你还没有放弃吗?”涂山容容突然问道。

“容容,你不也没有放弃吗?”涂山雅雅反问道。

涂山容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苦情树下又只剩下涂山雅雅了。

看了一会儿枝条随风招摇的苦情树,涂山雅雅转过身,缓缓地离去,同时在心里发誓:“姐姐,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

……

次元聊天群!

王多鱼:“群主大大,你把谁送去了苏苏那里?”

萧炎:“我也很好奇,群主居然主动送人去苏苏那里,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么?”

魂星孟:“小炎子,你自己都说了是不能说的原因了,你觉得群主会告诉你吗?”

萧炎:“呵呵。”

张无忌:“我想群主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不。

你们想多了。

我没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也没有不能说的原因,送小玉去苏苏那里,只是因为好玩而已。

我想看看没了女主角,剧情该怎么圆下去……

苏昊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看到沙雕群员们发出来的消息,他只觉得这些沙雕们太会脑补了,你们他娘的都是人才,不去写,真是可惜了!

王舞:“群主,你送到苏苏那里的也是只狐妖,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王多鱼:“大姐头,为什么要说群主大大捡到的?”

魂星孟:“王哥,这个我知道,群主刚才都说是蠢萌蠢萌的小狐妖了,你想想啊,蠢萌蠢萌的,如果不是群主捡到的,难道还能是群主跑到她家里去了?”

王舞:“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群主,你在哪里捡到的蠢萌蠢萌的小狐妖,人家也想去捡一只!”

苏昊:“我就算说出地点,你也来不了啊。”

王舞:“好吧,那我们来谈点实际的吧。”

苏昊:“比如说你大师兄的转世之身?”

王舞:“群主,不说这个,我们还能做朋友,你要说了这个,我就要跟你翻脸了!”

苏昊:“那么你要跟我谈点什么实际的?”

王舞:“群管理考核的事,我这都好久没有遇到了,什么时候才能通过考核?”

苏昊:“你就这么急着当群管理?”

王舞:“当上群管理,我也就有了权限,穿越就不受限制了,韩嘤嘤要是想回家去看看,我也能带她回去了。”

苏昊:“你看你起的这个破名字,韩嘤嘤现在没有怪你吧?”

王舞:“群主,你想多了,嘤嘤这个名字多好听,我也是根据实际情况取的名字,谁让我当时见到她的时候,她总是嘤嘤的哭个不停呢。”

苏昊:“说起韩嘤嘤,她现在几岁了?”

王舞:“哦吼,群主,你总算要暴露你的真实面目了!”

王多鱼:“大姐头,难道韩嘤嘤真是群主大大的童养媳?”

魂星孟:“不作死就不会死。王哥,你还是不明白这句话,都受到那么多次惩罚了,怎么就没有吸取教训呢?”

王多鱼被苏昊禁言十分钟。

苏昊:“王舞,注意点言辞,不许胡说八道,小心我禁言你!”

王舞:“群主,你还想不想知道韩嘤嘤的事了?”

苏昊:“那你是说呢,还是不说呢?”

王舞:“群主你都这样说了,我敢不说吗?韩嘤嘤在我这里过得很好,已经是十岁出头的小女孩了,现在也修炼到了炼气巅峰,只差点机缘,就能筑基了,比我那废柴大弟子要强多了!”

苏昊

:“这么说的话,你那边只过去了三年,时间有点慢啊。”

王舞:“我也这么觉得,为什么才过去三年呢?要是过去了十多年就好了,我保证能研究出搬运九州大陆的办法。”

魂星孟:“大姐头要是想带着九州大陆一起流浪,其实我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王舞:“说出来听听。”

魂星孟:“每一个世界就相当于一个位面,而每一个位面都有着位面之主,也就是世界之主,只要大姐头你成为九州大陆之主,自然能带着九州大陆一起流浪了。”

王舞:“你说的倒是简单,但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办到的……我还是想别的办法好了,我就不信了,以我的聪明才智,会想不出办法来!”

你要是一直都闭门造车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想出办法来。

其实你也不用为此着急,只要等你的大弟子长大后,九州大陆的难题自然就会解决的。

王陆可是九州大陆的气运之子,专门为了解决九州大陆的危机而诞生的气运之子!

遇到危险逢凶化吉,出门在外捡到机缘,跳崖不死反得神功秘籍……

这就是气运之子的力量!

举个最牛叉的人物,就是传说中的大魔导师秀儿……

苏昊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魂星孟:“大姐头牛批!”

王舞:“小意思啦,哦对了,你不是说要来我这边吗?怎么还没有准备好?”

魂星孟:“大姐头,我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都可以,但这需要得到群主的审批……”

苏昊:“我会通过你的穿越申请的。”

王舞:“小老弟,快点过来吧,我会好好地招待你的!”

魂星孟:“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萧炎:“星孟堂哥,这都是你的错觉。”

王舞:“没错,是你的错觉啦,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不会把你给生吞活吃了的!”

魂星孟:“大姐头,你这么说,我更加的害怕了。”

王舞:“男子汉,大丈夫,你居然因为莫名其妙的感觉而害怕,小老弟,我看错你了。”

苏昊:“你要是害怕,我跟你一起过去好了。”

魂星孟:“群主也要去大姐头的世界?”

王舞:“群主,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苏昊:“去玩呀。”

王舞:“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苏昊:“不会。”

王舞:“那你还不从实招来?”

苏昊:“好吧,我实话实话了,我是去你的世界修炼的,在我的时间,我感觉我的修炼速度太慢了,所以想去你的世界修炼。”

王舞:“群主,你在逗我玩吧?”

苏昊:“我可没逗你玩,我说的都是实话!大实话!难道你不欢迎我过去?”

王舞:“这倒不是,你要来就来吧,不过我这边俩徒弟,你来就来了,是不是得给他们一点见面礼呢?”

苏昊:“我还是个孩子。”

王舞:“但你修为高。”

苏昊:“我觉得吧,应该是你给我见面礼才对,第一次见面我就没问你要,现在我要是去了你的世界,你就给我补上吧。”

王舞:“群主,你就继续小气吧!”

苏昊:“跟你开个玩笑,不就是见面礼吗?我会给他们准备的!”

王舞:“这还差不多,既然如此,我同意你过来了。”

魂星孟:“大姐头请放心,我也会准备好见面的,我现在比较穷,只能拿丹药当见面礼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王舞:“没事,礼轻情意重嘛。”

苏昊:“魂星孟,你快点使用穿越符,我好通过你的申请,你也不用在群里聊了,咱们直接过去跟她当面聊。”

魂星孟:“好的,群主,我这就使用穿越符。”

萧炎:“好羡慕星孟堂哥能去其他世界,我也想去啊。”

王舞:“你要来的话,我也欢迎你。”

萧炎:“谢谢大姐头的邀请,但我还是算了吧,我的实力太弱了,为了应付层出不穷的真主角们,我要继续闭关苦修!”

张无忌:“萧炎兄弟真有志气,我也要努力了!”

萧炎:“大家一起努力吧!”

张无忌:“好,我这下线去闭关!”

苏昊:“怎么突然就变得努力起来了呢?”

王舞:“这样不好吗?”

苏昊:“好是好,但就是感觉怪怪的,有点不怎么现实……”

王舞:“……”

苏昊:“不跟你说了,魂星孟已经用

了穿越符,我审核用过后,我们俩很快就会到你那边,你要准备好接待我们哦!”

王舞:“嘿嘿,群主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苏昊:“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王舞:“群主,这只能说明你想多了。”

苏昊:“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苏昊使用了穿越符,然后通过了穿越申请,穿越符化作白光融入他的身体之中,一下子从原地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盗版斗破世界里的魂星孟也从山洞里消失不见了。

……

九州大陆!

灵剑山!

无相峰!

光秃秃的无相峰上,只有一间小房子,周围存在着点点绿意,是刚刚发芽长出来的小草。

王陆推开门,来到小房子前,而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元气十足的小女孩。

一晃入门三年了。

在这三年时间里,王舞始终没有正经的教导王陆修炼过,问起修炼的事,却说要打基础,反观他的小师妹韩嘤嘤,修炼了三年,已经是炼气巅峰了。

只差一点机缘就能突破到筑基期了,而他呢,死缠烂打之下,终于让那个坑货师父正经的教导他修炼,现在只不过炼气三重……跟小师妹一比,我这空灵根实在是太垃圾了。

不过……

这也怪我那个坑货师父,什么坑货无相功啊,简直是无相穷三代,再加上我这空灵根,完了,我这辈子都要毁了!

“大师兄,大师兄,你在思考什么问题?”韩嘤嘤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你大师兄我在思考人生……哦对了,嘤嘤啊,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叫我师兄就好了,不用加个大字的。”王陆说道。

“可是,大师兄比师兄多了一个字,也就是大师兄比师兄厉害。”韩嘤嘤说道。

“嘤嘤啊,这话该不会是师父跟你说的吧?”王陆深吸了口气,然后看着韩嘤嘤问道。

“呀,大师兄,你是怎么知道的?”韩嘤嘤惊讶地道。

“也只有我们那个二货师父才会说出这种话。”王陆说道。

“大师兄,你好了解师父啊。”韩嘤嘤羡慕道。

“不,我没有你了解她。”王陆说道。

“可是……”韩嘤嘤张了张嘴。

“好了,小师妹,我们开始做操吧。”王舞说道。

“是,大师兄。”一听到这话,韩嘤嘤只能放下心中的疑惑,跟着王陆按照节拍做起了早操。

早操结束后。

韩嘤嘤问道:“大师兄,大师兄,我们还要去缥缈峰吃食堂吗?”

王陆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不去逍遥峰的话,我们也没地方去吃饭啊。”

韩嘤嘤犹豫道:“要不大师兄你自己去吧。”

王陆奇怪的看了韩嘤嘤一眼,问道:“小师妹啊,你在害怕什么?”

韩嘤嘤连忙说道:“大师兄,我没害怕,我只是不饿,对,我不饿,一点都不饿。”

王陆似乎想起了点什么,笑着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害怕黑暗料理啊。”

韩嘤嘤噘着嘴说道:“大师兄,你敢说你不怕黑暗料理吗?”

王陆点了点头:“呃,我也是怕的。”

韩嘤嘤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大师兄,既然你也怕迟到黑暗料理,为什么还要去吃缥缈峰的食堂呢?”

王陆说道:“因为除了去吃缥缈峰的食堂,我们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韩嘤嘤:“……”

大师兄,你说的好有道理啊。

难道我们只能去吃缥缈峰食堂的黑暗料理了吗?

天哪!

快点来个人救救我们吧!

我不想再去吃黑暗料理了!

嘤嘤嘤~~~